白页鸟

你的脸上有羽毛

如果《全职猎人》是一部电视剧3

妈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非常好非常到位

吉尔吉加:

伊尔迷的真-本色演出就像是一个开端,在这之后的拍摄就开始出现层出不穷的各种问题。


    须知,在这之前当然也出现过NG的情况,和各种忘词的情况。因为这部电视剧和以前的任何一部电视剧都不同,参演的几乎没有真正的演员和娱乐圈人员,几乎全是职业猎人职业杀手这种……看起来各种高大上,世界上也不会出现在普通人的生活中的人物。


    当然,这下子这电视剧的分级就变得很高,正常人也看不到_(:зゝ∠)_


    这些人虽然在自己的本职行业上是相当专业的,但是拍电视可就差远了。目前来讲演技最好的当然是专业骗人的西索先生,也就是我们的制片人。其次就是小杰和奇犽这两个对于真正的剧情并不了解基本是本色演出的孩子,当然雷欧力和酷拉皮卡也不错——到现在,大家遇到过的最大的困难也不过就是带的食物不足导致有演员饿肚子,西索突然有了什么什么不能说的需求所以要暂时停拍先让他去做点别的事。


    


    西索有这样的需求是很正常的,毕竟他是个变-态嘛。


    在拍摄之前,超级聪明的库洛洛导演已经预见到了这种情况,所以这都不是问题。


    男人嘛变-态一点有什么错→_→


    


    而现在,伊尔迷的任性演出则像是一颗石子被扔进水里一样,引起大家心中的震动。


    “原来拍戏还可以这么拍!”


    “导演我要求加戏!”


    当然,说这种话的大多数都是没有什么实力的家伙,他们很快就被镇压。而比较有实力而且可以走关系的比如说幻影旅团团员们就不好忽悠了,所以本来应该没有多少戏份最多是和黑-帮打手们揍架的窝金成功为自己争取到了“和锁链手一决雌雄之后被揍趴”这样的戏份,结果是被揍趴这不假,但是多来一段戏份可就能多领一份工资啊!


    窝金满足了。


    玛琪也跟着学起来,抢到了“在华石斗郎打断西索的手臂之后为西索治疗”这一戏份,鬼知道玛琪的念线之前可是没有治疗能力的,为了争取戏份专门去学做手术也是醉了。


    不过制片人西索当然是很满意的。


    这样,剧情就变得乱七八糟,超级聪明的库洛洛和脑洞超级大的西索也无法搞定这突然加了很多支线的剧情,只好让同样超级聪明的酷拉皮卡和思维比较清晰合理的雷欧力来帮忙,顺便把本来是后勤采买部的侠客也喊来,让他跟着雷欧力学一学讲价的能力。


    


    毕竟增加了戏份就代表增加胶卷使用量,而玛琪给西索用念线做手术那一段也需要提前排练,玛琪的念量不能支撑她连续两次练习,还得喝那个能短时期增加念量的红牛饮料。


    超贵的,钱本来都不够用了,作为采买部部长的侠客必须要多学习一些生活技能。 


    侠客跟雷欧力学了很多,以至于活学活用,在干正事之前先花公款给自己换了手机。


    “看看看!我新买的肾10!新买的肾10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家伙简直欠揍。


    


    闲话不多说。 


    猎人考试之后,拍摄地点变成揍敌克家的枯枯戮山。


    枯枯戮山虽然是小杰的朋友奇犽他家所有,但同样也是旅游景区,而且是十分神秘的杀手家族内部,轻易肯定不能给外人看,更别说是在电视上播出。


    ……于是最后没有办法,还是在流星街找个垃圾山用特效过关了。


    说到底也算是好事,帮助外界了解流星街,如果以后这里和枯枯戮山一样成了旅游胜地的话……流星街居民们就多了一笔收入。


    


    这样剧情终于走到了天空竞技场篇。


    西索都快要等的不耐烦了。


    在连续空腹吃了三天苹果,第四天胃疼不舒服一进医院发现自己怀上了——不,是得了胃溃疡之后,又过了二十天,小杰和奇犽终于打到二百层。


    当然,一群连大楼都包不起的穷逼想包场天空竞技场那就是做梦,不过还好天空竞技场的老板比较通情达理,愿意帮助拍摄,而回报是要让电视里面好好给天空竞技场打广告。


    到现在已经开始为钱的事情焦头烂额的库洛洛导演和终于把钱浪光了的制片人西索当然是答应了。


    “一定要好好宣传我们竞技场那优良的环境和热情的服务啊!”天空竞技场老板说:“哦对了楼下的甜食也别忘了啊!那个银发的小孩你可一定要多买一些啊!别忘了吃播啊!!!”


    然而怎么可能,揍敌克家的继承人就算爱吃巧克力球,也不会搞吃播给别人看。


    毕竟以他吃的速度,拍也拍不出来就没了【。


    


    西索从病房里出来之后,迎来的不是小杰,而是在微博上人气超级高的帅哥华石斗郎。


    作为一个粉丝之比西索少两千万的格斗界美男子,华石斗郎这次要表演的是个不太讨喜的角色,就算他颜值真的不错但也被角色那不可救药的智商拉低了。


    西索完全忘了是自己作为制片人权限狗硬生生给华石斗郎按了这么个人设,反而认为华石斗郎的智商真的很低。


    这家伙没救了,太凑表脸了。


    “嗯~经过这一战他的粉丝也应该会到我这里来了吧~”打开微博开始刷的网瘾青年西索愣住了:“为什么那么多人反而对他路人转粉了啊!”


    ……也许这就是长得好看还敢于素颜出场的帅哥的福利吧。


    化浓妆浓到看不出原本长相的西索是不会理解的。


    


    当然,到了西索和小杰战斗的时候,对着各个系别的念能力者大方地图炮,叽叽歪歪的说什么强化系的人头脑简单的西索……粉丝骤然减少了三千万。


    据说全是强化系。


    所以话是不能乱说的。


    不仅如此,在睡觉的时候还被窝金这个强化系偷袭了,这家伙一点也不懂得戏里的恩怨不能带到戏外的道理。


    “哦对了,”在电梯里的时候小杰突然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一样,提醒西索说道:“其实哦,强化系这是一脉相传的。”


    “听说,我爸爸也是强化系哦。”


    小杰的父亲,金,世界排行前五,强化系。


    西索“啊”了一声:“导演导演~把前几天那一场戏里面我的几句台词剪掉可以咩?”


    库洛洛冷漠脸:“说什么傻话,已经播出了。”


    


    于是西索开发出了一种新的化妆方式:日抛脸,每天换妆容,保证金这辈子都找不到他。


    变化系第一次为自己惹到强化系而付出惨重的代价。




三天后的新闻:


    “据说西索选手在大型比赛上发出地图炮嘲讽,素质极低,天空竞技城表示这绝不能代表我们这里选手的整体素质,并且要求西索进行检讨道歉。”




PS:大概六七年之前了吧,还是一条高中狗的我是妥妥的三大美色粉,还有点脑残的那种,绝壁不会黑他们的。然而岁月是把杀猪刀……

作业问题

真的是因为作业写不完了

蛤蛤蛤


当亚瑟的眼睛再离不开延伸向东方的光线时,他不知道这幅景象会不会永远真正映在他的眼里。

而这只是一片荒凉的海域,水天一线的尽头将会有更多的秘密。

他的喉咙里有东西在蔓延,可以看见喉结越发明显,那东西锁住了感受到他自己的情绪,更想锁住亚瑟眼中温暖的光火。实际上亚瑟能轻微的感觉到凉意一点点刺进血管里,完全潮湿的布料僵硬的摩擦皮肤,酸酸麻麻从脚趾一直蚕食到大腿。腥咸的味道充斥鼻息,他的头发上甚至结起了盐块,把他一部分脸上的皮肤也扎在一起。他暗骂自己的头脑是不是已经成为了一滩黄油,腻得让腹部更不好受了。

最后的力气他伸起舌头,用力抵住口腔里上下牙齿合并在一起的区域。舌头也很酸,喉咙里的东西满嘴都是,他只是不想让他们出来。亚瑟他并没有什么错,他一直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对与错是不会牵制到他的追求的。所以此时他也没有不安。

只可惜这是他最后的错误了,宁死也没有愿意。相信我,这也是他死后可以炫耀的资本。以至于还有人将继续他的追求,相信他的故事。当然也永远不会明白海的另一边——东方在他眼里清晰的概念。



卧槽物理你站在那里离我远点

【好茶】另类宠物(段子)

甫辞:

【壹】


孤独的人养喵,忠诚的人养汪。但是亚瑟这个人绝对是两者的结合体。嗯,再加个痴汉属性。——语自弗朗西斯·欠揍的上司·波诺弗瓦。


倒不是说亚瑟同时让汪喵共处一室,他养的……姑且算是宠物吧,是某种白白软软的团子,一眼看上去还以为是糯米团形的抱枕。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淘来的。


而亚瑟自从把“小耀”——他给那团子起的名字,据说是中国品种——真不知道他是从哪儿看出来的——带回家以后,哪管是在上班时间,这位平时不苟言笑的柯克兰不时傻笑的症状愈加严重。


只不过当事人才不会有闲心注意这些。早早地完成了工作,掏出手机左右滑动开始消磨时间,有些傻气的笑容浮上嘴角。


——得,一定是在看他家的团子。


相邻的同事瞥到亚瑟的表情,不约而同地耸肩,却又忍不住伸长了脖子试图瞧到一星半点从对方指缝间遗漏出的光亮。


不得不承认,对于能让亚瑟改变属性的东西,同事们的好奇心从来都是旺盛的。


【贰】


亚瑟提着公文包,一手打开房门,只来得及迈进一只脚,就看到一只弹跳力极好的白团子径直撞进自己怀里,身后的一撮尾巴——它自己说是留的辫子,还在欢快地甩着,“阿瑟阿瑟欢迎回家!”


“嗯,我回来了。”伸手抱住轻飘飘的团子,怀中的充实感不禁再度让他提起嘴角,“饿了吗?”


“不饿不饿!”团子蹭着他的衣服,似乎是在死命摇着头,“阿瑟阿瑟陪我玩吧!”然后还怕他反悔一样,“要不然阿瑟讲故事吧!我要听故事!”


“我说小耀,”亚瑟有些无奈又好笑地把门关上。举起团子,和双眼齐平,“我教你的礼仪呢?比如现在,我回来了,这时候你该怎么做,嗯?”


奶白色的团子有些困惑地眨眨眼睛,似乎是在认真地思考,“唔……”


“还想不起来我就要像昨天一样把你……”亚瑟有意提示道。


只见团子急中生智,“吧唧”一口结结实实地亲在对方脸上,然后身后的辫子甩得欢实。人类脸上该有的器官除了耳朵这团子都有,而眼下这只团子的表情可以用小心翼翼来形容。


状似无奈地叹气实则内心乐开花的亚瑟·痴汉·柯克兰重新把团子抱在怀里,自顾自地向厨房走去,“看来还是没记性,那没办法了……”


“阿瑟阿瑟不要不要!”团子惊恐地挣扎着,辫子来回摇摆的频率让亚瑟不禁开始怀疑这样下去那尾巴会被甩掉,“下次一定不会……不会忘了……阿瑟阿瑟不要!”


随后还像是怕他不满意一样,团子讨好地舔舔他的手心,又怯怯地舔舔他的下巴——它只能触及那里。


计划通的柯克兰先生立即调头走向客厅。


【叁】


午后七时。


洗完澡不久的柯克兰先生穿着浴袍,窝着团子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屏幕。眼神一丝一毫都没有放在电视上,只是微微颌首专注地盯着团子,偶尔挑个角度捞过手机咔嚓一下。


与其形成对应,团子的全部注意力都在电视情节里。而电视剧的内容亚瑟不必抬头都猜的出来是怎样无聊而幼稚的情节——他也不曾知道还有这等高智商的宠物需要看电视来当做消遣。


亚瑟见捞不回团子的注意,讪讪地摸摸鼻子。他自觉比电视里的男主角男配角……总之涵盖所有男性演员,都要帅气不止三十个百分点。


待到让亚瑟翘首以盼的片尾曲终于姗姗来迟时,他迫不及待地抱起团子放到茶几上,“开饭了,小耀。”


“阿瑟阿瑟你说叶修能不能把少天追回来?”团子似乎是要转移话题一般状似天真地询问他。


亚瑟不为所动,“开饭了。”


看到团子一下子变得委屈兮兮的表情,亚瑟不紧不慢地补充,“生菜。酱料自选。”


随后是意料之中的,飞扑过来的团子和响亮的面颊吻——“吧唧!就知道阿瑟最好了!吧唧吧唧吧唧!”


“怎么还带自行配音的?”亚瑟的内心在咆哮:此萌物只应天上有!!


【肆】


饭饱水足的一人一团子带着相似度极高的心满意足的表情躺在床上,昏昏欲睡。


团子满意地甩甩辫子,蹭到几乎陷入睡眠的亚瑟边上,轻盈一跃,稳稳地落在胸口处,“阿瑟阿瑟讲故事!床头故事!”


“就讲一个……”


“……好吧。快讲快讲!”


亚瑟打了个哈欠,慢悠悠地开口,“从前有个人叫亚瑟,有一天他捡到一只团子,白白软软的像棉花糖……”因为睡意,亚瑟的声线变得低沉而慵懒。


只不过这貌似糯米团子的不明生物眨着同样睡意逐渐蔓延的眼睛,对这样性感的声音完全免疫,反倒是勉力支撑着说道,“我怎么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


“呼……那就睡吧……”侧身,亚瑟把团子抱进怀里,拉下灯捞过被子就打算睡觉。


团子奋力挣扎,最终也只是败给睡神,“不行……呼……说好的故事……阿瑟……”


晚安。


————

一发就完(*/ 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