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页鸟

你的脸上有羽毛

作业问题

真的是因为作业写不完了

蛤蛤蛤


当亚瑟的眼睛再离不开延伸向东方的光线时,他不知道这幅景象会不会永远真正映在他的眼里。

而这只是一片荒凉的海域,水天一线的尽头将会有更多的秘密。

他的喉咙里有东西在蔓延,可以看见喉结越发明显,那东西锁住了感受到他自己的情绪,更想锁住亚瑟眼中温暖的光火。实际上亚瑟能轻微的感觉到凉意一点点刺进血管里,完全潮湿的布料僵硬的摩擦皮肤,酸酸麻麻从脚趾一直蚕食到大腿。腥咸的味道充斥鼻息,他的头发上甚至结起了盐块,把他一部分脸上的皮肤也扎在一起。他暗骂自己的头脑是不是已经成为了一滩黄油,腻得让腹部更不好受了。

最后的力气他伸起舌头,用力抵住口腔里上下牙齿合并在一起的区域。舌头也很酸,喉咙里的东西满嘴都是,他只是不想让他们出来。亚瑟他并没有什么错,他一直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对与错是不会牵制到他的追求的。所以此时他也没有不安。

只可惜这是他最后的错误了,宁死也没有愿意。相信我,这也是他死后可以炫耀的资本。以至于还有人将继续他的追求,相信他的故事。当然也永远不会明白海的另一边——东方在他眼里清晰的概念。



卧槽物理你站在那里离我远点

【好茶】另类宠物(段子)

甫辞:

【壹】


孤独的人养喵,忠诚的人养汪。但是亚瑟这个人绝对是两者的结合体。嗯,再加个痴汉属性。——语自弗朗西斯·欠揍的上司·波诺弗瓦。


倒不是说亚瑟同时让汪喵共处一室,他养的……姑且算是宠物吧,是某种白白软软的团子,一眼看上去还以为是糯米团形的抱枕。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淘来的。


而亚瑟自从把“小耀”——他给那团子起的名字,据说是中国品种——真不知道他是从哪儿看出来的——带回家以后,哪管是在上班时间,这位平时不苟言笑的柯克兰不时傻笑的症状愈加严重。


只不过当事人才不会有闲心注意这些。早早地完成了工作,掏出手机左右滑动开始消磨时间,有些傻气的笑容浮上嘴角。


——得,一定是在看他家的团子。


相邻的同事瞥到亚瑟的表情,不约而同地耸肩,却又忍不住伸长了脖子试图瞧到一星半点从对方指缝间遗漏出的光亮。


不得不承认,对于能让亚瑟改变属性的东西,同事们的好奇心从来都是旺盛的。


【贰】


亚瑟提着公文包,一手打开房门,只来得及迈进一只脚,就看到一只弹跳力极好的白团子径直撞进自己怀里,身后的一撮尾巴——它自己说是留的辫子,还在欢快地甩着,“阿瑟阿瑟欢迎回家!”


“嗯,我回来了。”伸手抱住轻飘飘的团子,怀中的充实感不禁再度让他提起嘴角,“饿了吗?”


“不饿不饿!”团子蹭着他的衣服,似乎是在死命摇着头,“阿瑟阿瑟陪我玩吧!”然后还怕他反悔一样,“要不然阿瑟讲故事吧!我要听故事!”


“我说小耀,”亚瑟有些无奈又好笑地把门关上。举起团子,和双眼齐平,“我教你的礼仪呢?比如现在,我回来了,这时候你该怎么做,嗯?”


奶白色的团子有些困惑地眨眨眼睛,似乎是在认真地思考,“唔……”


“还想不起来我就要像昨天一样把你……”亚瑟有意提示道。


只见团子急中生智,“吧唧”一口结结实实地亲在对方脸上,然后身后的辫子甩得欢实。人类脸上该有的器官除了耳朵这团子都有,而眼下这只团子的表情可以用小心翼翼来形容。


状似无奈地叹气实则内心乐开花的亚瑟·痴汉·柯克兰重新把团子抱在怀里,自顾自地向厨房走去,“看来还是没记性,那没办法了……”


“阿瑟阿瑟不要不要!”团子惊恐地挣扎着,辫子来回摇摆的频率让亚瑟不禁开始怀疑这样下去那尾巴会被甩掉,“下次一定不会……不会忘了……阿瑟阿瑟不要!”


随后还像是怕他不满意一样,团子讨好地舔舔他的手心,又怯怯地舔舔他的下巴——它只能触及那里。


计划通的柯克兰先生立即调头走向客厅。


【叁】


午后七时。


洗完澡不久的柯克兰先生穿着浴袍,窝着团子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屏幕。眼神一丝一毫都没有放在电视上,只是微微颌首专注地盯着团子,偶尔挑个角度捞过手机咔嚓一下。


与其形成对应,团子的全部注意力都在电视情节里。而电视剧的内容亚瑟不必抬头都猜的出来是怎样无聊而幼稚的情节——他也不曾知道还有这等高智商的宠物需要看电视来当做消遣。


亚瑟见捞不回团子的注意,讪讪地摸摸鼻子。他自觉比电视里的男主角男配角……总之涵盖所有男性演员,都要帅气不止三十个百分点。


待到让亚瑟翘首以盼的片尾曲终于姗姗来迟时,他迫不及待地抱起团子放到茶几上,“开饭了,小耀。”


“阿瑟阿瑟你说叶修能不能把少天追回来?”团子似乎是要转移话题一般状似天真地询问他。


亚瑟不为所动,“开饭了。”


看到团子一下子变得委屈兮兮的表情,亚瑟不紧不慢地补充,“生菜。酱料自选。”


随后是意料之中的,飞扑过来的团子和响亮的面颊吻——“吧唧!就知道阿瑟最好了!吧唧吧唧吧唧!”


“怎么还带自行配音的?”亚瑟的内心在咆哮:此萌物只应天上有!!


【肆】


饭饱水足的一人一团子带着相似度极高的心满意足的表情躺在床上,昏昏欲睡。


团子满意地甩甩辫子,蹭到几乎陷入睡眠的亚瑟边上,轻盈一跃,稳稳地落在胸口处,“阿瑟阿瑟讲故事!床头故事!”


“就讲一个……”


“……好吧。快讲快讲!”


亚瑟打了个哈欠,慢悠悠地开口,“从前有个人叫亚瑟,有一天他捡到一只团子,白白软软的像棉花糖……”因为睡意,亚瑟的声线变得低沉而慵懒。


只不过这貌似糯米团子的不明生物眨着同样睡意逐渐蔓延的眼睛,对这样性感的声音完全免疫,反倒是勉力支撑着说道,“我怎么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


“呼……那就睡吧……”侧身,亚瑟把团子抱进怀里,拉下灯捞过被子就打算睡觉。


团子奋力挣扎,最终也只是败给睡神,“不行……呼……说好的故事……阿瑟……”


晚安。


————

一发就完(*/ 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