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页鸟

你的脸上有羽毛

作业问题

真的是因为作业写不完了

蛤蛤蛤


当亚瑟的眼睛再离不开延伸向东方的光线时,他不知道这幅景象会不会永远真正映在他的眼里。

而这只是一片荒凉的海域,水天一线的尽头将会有更多的秘密。

他的喉咙里有东西在蔓延,可以看见喉结越发明显,那东西锁住了感受到他自己的情绪,更想锁住亚瑟眼中温暖的光火。实际上亚瑟能轻微的感觉到凉意一点点刺进血管里,完全潮湿的布料僵硬的摩擦皮肤,酸酸麻麻从脚趾一直蚕食到大腿。腥咸的味道充斥鼻息,他的头发上甚至结起了盐块,把他一部分脸上的皮肤也扎在一起。他暗骂自己的头脑是不是已经成为了一滩黄油,腻得让腹部更不好受了。

最后的力气他伸起舌头,用力抵住口腔里上下牙齿合并在一起的区域。舌头也很酸,喉咙里的东西满嘴都是,他只是不想让他们出来。亚瑟他并没有什么错,他一直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对与错是不会牵制到他的追求的。所以此时他也没有不安。

只可惜这是他最后的错误了,宁死也没有愿意。相信我,这也是他死后可以炫耀的资本。以至于还有人将继续他的追求,相信他的故事。当然也永远不会明白海的另一边——东方在他眼里清晰的概念。



卧槽物理你站在那里离我远点

评论

热度(5)